郭则沄与《红楼真梦》

首页

2018-10-26

  清代以来,在上百部《红楼梦》续书中,福州黄巷“四代六进士”之一的郭则沄所作的《红楼真梦》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部。 而根据这部续书由同一作者改编成的戏曲《红楼真梦传奇》,更是其它续书中绝无仅有的。

  郭则沄其人  郭则沄(1882—1947),祖籍福建侯官,其曾祖郭柏荫,父郭曾沂。 自曾祖至郭则沄,郭家四代连续出了六个进士。

郭则沄13岁即已“遍涉经史、谙练典故,以文学知名”,16岁以第一名考入国子监,21岁乡试中举,22岁(光绪二十九年,即1903年)中进士,任翰林院编修,学差三年后改浙江金华知府。

27岁,他到苏州迎娶第二任夫人、朴学大师俞樾的曾孙女俞琎。

俞琎是俞阶青(陛云)之女,为当代红学大家俞平伯之胞姐。

  宣统二年(1910),郭则沄擢署浙江提学使。 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后酝酿称帝,郭则沄特致说帖,告诫不可称帝,要点是:“一、皇室不易处也,二、蒙藏不易驯也,三、西南诸省难合而易离也,四、外交变幻不可不虑也,末又推论古今易代事,而归结于人心之不易制。 ”袁世凯虚伪地批了“深有见地”四字,但并不采纳,反而加紧帝制活动。 郭则沄当即辞去礼制馆提调。

袁世凯死后,郭则沄入徐世昌幕,任北洋政府国务院秘书长。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,直系获胜,徐世昌被迫去职,郭则沄也辞去侨务局总裁职务,从此脱离宦海,隐居京津,著书讲学,吟诗作赋,写字绘画。

  1925年,满清遗老暨同乡郑孝胥以《郭啸麓招饮斋中》一诗相赠:“乱世能全不易哉,羡君槐国梦初回。

诗馀小绮宁为累,酒半徼狂亦已衰。 短榻移来书枕藉,虚廊行处石崔巍。

平生词客饶相识,却为斯人惜霸才。

”由此可以看出,郑孝胥对郭则沄的“霸才”深为叹赏。

1931年日本侵华,东三省沦陷,郭则沄写下《闻榆关有警》一诗:“神京定鼎因形胜,江左崎岖但画畿;事去金城空设险,寇深铁骑若乘飞!蛟龙水浊犹能击,燕雀堂高讵可依!欲赋东山馀涕泪,何年果见汶田归?”表达了痛恨日寇侵略东北并侵犯山海关一带,斥责蒋介石政府放弃东北、不保华北、偏安江南,并感叹不知何年才能收复失地。

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华北沦陷,郭则沄困守北平,拒任伪“礼制会顾问”、伪“北京政权秘书长”等职,只在国学书院任研究班词章门导师。

1942年,汉奸周作人请郭则沄出任日伪“华北教育总署署长”。 郭则沄坚拒不受,并写下骈体文《致周启明(周作人另一名)却聘书》,刊于《国学丛刊》,凸显民族气节。

1947年1月8日,郭则沄病逝于北京,葬香山云巢坟园。

大收藏家张伯驹为其作挽联:“真梦续红楼,雪芹眼泪梅村恨;旧游开白社,金粟词篇玉屑诗。

”颇为贴切地概括了郭氏一生的文化活动及艺术成就。

  郭则沄博学能文,才华横溢,虽颠沛忧危之际,未尝朝夕废文字。 在天津,结冰社、须社、俦社;在北京,结钵社、律社。

与当时的硕彦耆儒商榷旧学,被推为祭酒。 尤以立诚、持毅、守约、居仁、行恕、主敬、知耻之学身体力行,兼以课士,成为民国京津文坛核心人物之一。 他对民国旧体诗坛、词坛贡献卓著。 郭则沄著述浩繁,主要有《龙顾山房集》《十朝诗乘》《清词玉屑》《庚子诗鉴》《洞灵小志》等。

  《红楼真梦》  郭则沄的《红楼梦》续书《红楼真梦》初刊于《中和月刊》;1940年出铅字本,署“孑厂(注:郭则沄的别号)”;1988年被北京大学选定为《红楼梦》最有影响的九部续书之一出版。

全书六十四回,以第一回《梦觉渡头雨村遇旧缘申石上士隐授书》起,至第六十四回《庆慈寿碧落会团栾聚仙眷红楼结因果》的回末诗:“悟到回头处,欢娱即涕洟;强持真作梦,莫谓梦为痴”终,约53万言。   《红楼真梦》主要内容是写宝玉成仙了道后,到太虚幻境寻觅黛玉,最终圆了爱情之梦。 结构方式是三线纠缠法:一是以出家修道的宝玉和已入仙界的黛玉为中心,二是以尚在尘世的宝钗及其他姊妹为中心,三以贾珍、贾兰、贾蓉等人的建功立业、忠孝传家、享受利禄为中心。

作为被时代抛弃的政治遗民,郭则沄无法实现“回天志业”“汗史功名”的愿望,只好借尸还魂,让贾珍、贾兰等登台表演,来一番作为。 以上三条情节线各自发展又相互联结,使得小说在人物描写上表现出明显的主观意志,宝玉不仅在太虚幻境活动,还可以回到大观园,使大观园和太虚幻境连成一片,生出许多故事来,故称之为“真梦”。

对这种观念化的倾向,如果仅仅理解为是郭则沄小说艺术才能局限性的反映,不如理解为作者过于强烈的道德理想、文化观念对于小说创作直接渗透而造成的负面效果。

《红楼真梦》虽不脱死者和生者都成仙,到“太虚幻境”大团圆的结局,但文笔清丽,书中许多诗、词、文都表现出郭则沄的不凡才华,远非《红楼梦》其它续书所能望其项背。